班长的“特殊关照”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19-06-21浏览次数:

  作为列兵,我的军旅生涯才刚刚迈步,靠着“军迷”“军粉”的那股子劲儿,从新兵连一路过关斩将,才换得班长张保太的一句“算是棵好苗子了”。

  “啥叫算是?明明就是!”对轻武器的了解和使用,是我入营以来一直引以为豪的。凭着上学期间几近痴迷枪械积攒的底蕴,我在同年兵中“出了名”——枪械分解结合比赛第一名,射击训练成绩平均5发46环以上。

  这样的表现,还称不上是黑马?可班长愣是摁住了我跃跃欲试的“浮躁”:“运气分占了不少,别飘!”

  面上嘻嘻哈哈听了一通说教,心底却是难掩的不服气:“又不是偷奸耍滑,干嘛浇俺冷水?”一口气憋了好多天,站在风吹雪裹的射击地域,瞥了一眼排头气定神闲的班长,我心里暗暗较劲,“走着瞧!”

  雪花时不时地落在睫毛、觇孔上,惹得我心神不宁,无法全身心瞄准击发,毛糙间“砰砰砰”结束了考核。

  “34环!这鬼天气真是害人!”当场宣布成绩后,我满脸煞白,牛皮吹破不知有多尴尬。

  “有底子,只不过还欠练!”对于垂头丧气、颜面扫地的我,班长的安慰一如既往地不“温柔”,可说的却在理。

  打那以后,班长还是那个一视同仁的班长,我成了个留心的“小学生”,除了记下班长指点我的“絮叨”,还特意旁听指点他人时的“重复”。这才发现,其实班长说别人的那些不足,不少也是我自身的短板,得听更得改。

  就这样,班长把我从新兵连带到了老兵连。不久,按照“老中青”三代选手的预选标准,我被推荐参加团“精武杯”轻武器射击比武。

  赛场上,虽然劲风直吹,依然挡不住手掌心沁出的汗水,我盯着班长的背影,仿佛又听到他的那句训话:“你瞅啥,好好练你自个儿的,别人又不抢你的枪。”

  是的,比赛归比赛,可射击是自己的任务,关他人何干?我第一次乖乖按照班长的“咆哮式”叮嘱,连打5枪。

  “第一名,陈欣剑,综合成绩93.5分;第二名,张保太,综合成绩93分……”领奖台上,瞥了一眼站在亚军位置上的班长,一句低声细语飘来,“瞎瞅啥,拿稳奖状!长脸,高兴,搞得不错。”

  “明白!”我在心里暗想,“军营里没有常胜将军,除过人的技术以外,班长稳重的心态更值得我学习。”香港马会最快开奖www.999249.com